Sunday, 23 September 2012

玛雅探秘旅之奇琴伊察(中)


奇琴伊察的遗址根据不同时期的文化发展和建筑风格而分为3个区域:北区的建筑倾向于玛雅后古典时期(Post-classic Period)的托尔特克(Toltec)风格,建于玛雅前古典时期(Pre-classic Period)的中区和建于古典中期(Classic Period)被称为‘老奇琴’的南区(这一区主要以庙宇为主)。





玛雅人算是蛮迷信的族群,他们相信神灵除了掌管宇宙,也能控制人的生与死。比如太阳神(Kinich Ahau) 和受玛雅后古典时期托尔特克人 (Toltec) 的影响掌管天地的众神之首羽蛇神 (Kukulcan) 、掌管雨水和与农业的收成有关的雨神 (Chac)

代表羽蛇神的雕刻


骷髅头石墙(Wall of Skulls / Tzompantli / Plataforma de los Craneos)——据说这里是摆放人头祭品的地方。若你仔细地看,你会发现有些头颅的形状怪异。


根据导游Mr Alfonso所说,玛雅人有一种很奇怪的习俗,即他们会对贵族儿童的头颅施行人工变形 (Mayan cranial deformation) ,用板块夹着头让它生长,而所塑造的头型对他们而言就是富裕和权利的象征。孩子年龄越小越好,新生儿最好因为他们的头颅顶端和后部皆有很高的可塑性。这种被现代社会认为极为残忍的做法,在当代来说其实是很广泛的。根据考古学家的发现,头颅改造并非只是玛雅人所为,比如南美洲秘鲁的印加(Inca)族群也施行。


玛雅古球场 (Great Ball Court) ——奇琴伊察的球场是最大的玛雅古球场,呈长方形,有135公尺长,四周都有高墙。在球场内拍掌有扩音的效果,一侧拍手,另一侧可以听得很清楚。球赛的规则是球员可以用身体的哪一个部分,唯独手不行,与现代的足球相似。球员把球传给队长,让队长将橡皮球投进类似篮筐的石环就算胜出。这是一场即时死亡制的比赛,谁先入球的就是胜方。听说输的一方的队长要立刻献祭,即把自己的头割下来,但也有另一个版本说是胜方要献祭。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胜出反而要献祭,那么就干脆认输好了,不要全力以赴,免得招惹“杀身之祸”。不过话又说回来,也许玛雅人真的把献祭当成是非常神圣的差事,把自己献给神灵其实是一种荣耀,那么这个说法就成立。



球场和金字塔之间的Platform of Eagles and Jaguars ——这里有很多羽蛇神的雕刻。那羽蛇神头部的造型,乍看之下还真象龙头。


战士神庙(Temple of the Warriors / Templo de los Guerreros),神庙的底层千柱群(Group of the Thousand Columns / Grupo de las Mil Columnas)


战士神庙上面的正中央有一个查克莫石像(Chac Mool ) ,玛雅人把他当成人类与神灵之间的使者, 在祭祀仪式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据说他双手捧住的盘子是作为祭典中用的容器,用来置放献祭给神的供给品,可以是从动物取出的心脏,也可以是活人血淋淋的心脏!他半躺着将头转向一侧,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姿势,原因不明。但因为战士神庙已围起来禁止游客攀登,所以无法亲眼目睹那石像。



玛雅人的迷信让他们不得不依靠神祗来改变宿命,他们认为只要能献上祭品就可以祈愿神灵保佑。开始的时候,他们采用的是牲畜当祭品,后来受了托尔特克人(Toltec)的影响而改用活人心脏。托尔特克人生性残暴,他们有实行活祭的习俗。他们认为最能表达诚意的祭品就是活人心脏,只要把祭品带到金字塔顶端的神殿,让祭司用利器剖开胸膛,然后活生生的将心脏取出献给神灵,这样的做法就能讨好神灵。他们经常会抓拿玛雅人当战俘或奴隶,并把他们当成活人祭品。那即时死亡制的球赛和人神使者Chac Mool就是由他们先实行开来的,可想而知当时的托尔特克人有多么的凶残。


有兴趣想知道更到的人不妨观看Mel Gibson执导的动感影片《亚波卡猎逃》(Apocalypto)(上映于2007),你或许就可以从影片中了解当时的情况。听说这电影请了著名的考古和玛雅学家当顾问并协助执导此片,没有太偏离历史,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可靠性。这里要先声明,这电影充满血腥味,很多镜头都惨不忍睹,尤其是那活人当祭品的情节,真的非常残暴!还有,这影片主要以玛雅语拍摄,所以必须依靠字幕来了解故事。





〈待续〉





Sunday, 16 September 2012

玛雅探秘旅之奇琴伊察(上)


尤卡坦州是名副其实的玛雅文化承载地,梅里达附近就有印第安/玛雅文化的重要遗址(Mayan ruins),即奇琴伊察(Chichin Itza)乌斯马尔(Uxmal)玛雅潘(Mayapan),也因此在2000年被誉为第一个‘美洲文化之都’(American capital of culture)。

我在梅里达参加了一日游前往奇琴伊查,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从梅里达乘搭比较便宜的长途巴士到奇琴伊查。因为那个地方算蛮偏僻的,除了根据时间表运行的巴士外,就只有旅游巴士和德士(比较贵),所以最好在启程前留意巴士运行时间来安排行程。

巴士时间表可查阅:http://www.ticketbus.com.mx

我本身选择一日游(Amigo Yucatan Day Tour),来墨西哥前就在expedia网站订购机票的同时一起购票,30磅一个人,包含交通、导游和自助午餐(有墨西哥传统舞蹈表演),途中还加了一个景点—沼穴(Cenote)。难得来到这里,我当然是希望能通过当地导游的解说来更近一步了解玛雅文明与历史。反正此趟观光都已经省了一笔费用,所以也没有计较这么多。早上8点半旅游小巴就来到酒店楼下接客,整辆车包括司机(兼导游)一共10人,我是唯一的亚洲人,其余的是墨西哥人。大家主要用西班牙语交谈,但导游和坐在我旁边的一对来自恰帕斯(Chiapas)的中年夫妇都很贴心,他们还会特别为我翻译成英语,一路上大家都是有说有笑的。

奇琴伊察是玛雅语,chi的意思是口,chen是水井,而Itza指的是伊察族,整个名词的意思是‘在伊察人的水井口’。这个地方离梅里达约125 km,经高速公路的车程大约两个小时。这是规模最大,也是修复最完整的玛雅文明遗址,于2007年7月7日被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New Seven Wonders of the World)。除了埃及的吉萨金字塔(Giza Pyramid)被归为‘荣誉奇迹’外,其他6个包括意大利的罗马竞技场(Roman Colosseum)、中国的万里长城(The Great Wall of China)、印度的泰姬陵(Taj Mahal)、秘鲁(Peru)的马丘比丘(Machu Picchu)、约旦(Jordan(的佩特拉(Petra)和巴西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 Brazil)的救济基督像(Christ the Redeemer / Cristo Redentor)。至今,我有幸游访了7个奇迹中的3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机会在剩余的4个留下脚印。

奇琴伊察的入门票有分外国游客和当地墨西哥人两种价钱,前者要缴177比索,后者只要付125比索就可以了,全年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开放给游客参观。听说星期日可以免费让墨西哥子民参观,游客若持有FM2或FM3签证也享有此福利。入门处设有大小储存柜,免费提供给旅客置放行李。这里还有干净的洗手间、一间小型博物馆和几间纪念品店。



继续往里头走,经过一段树林小路后,印入眼帘的就是蔚为壮观的玛雅金字塔,即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又被玛雅人称为库库尔坎金字塔(Kukulcan pyramid)羽蛇神金字塔(Serpent pyramid)。这是玛雅文明里最具代表性的神殿,据说羽蛇神是玛雅人信奉的保护神,祂象征死亡和重生。这金字塔建造于11至13世纪之间 (1000-1200 AD) ,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它不只是作为祭祀的神殿,玛雅人也把它当成日历。金字塔的地基为平稳的正方形,四面结构对称工整,各面朝向东西南北,并皆有一道相等梯数的阶级直达顶端的神殿。如果你细算金字塔四面的楼梯,你会发现它们都是91阶级,再加上金字塔顶端的神庙算成一阶,那么总共就365阶(4x91+1),即一年的天数。玛雅人把每一阶当成玛雅日历‘哈布历’(Haab)的每一天。这个历法和我们现在通用的公历(Gregorian calendar) 是一样的,与地球绕着太阳运转的时间相符。



另外一个算法是:由于中间的阶梯把这9层分为两半而形成了18个层面,这代表着玛雅日历中的18个月份。他们的一个月里有20天,再加上5天的节庆祭拜日/禁忌日后,恰好相等于一年365天 (18x20+5) 。想不到这金字塔的结构组成是有历法的意含,当时的玛雅人真的很用心,竟然想到要用石头砌成他们的玛雅历法!除了对天文方面的重视,考古学也证明了玛雅人在数学方面的造诣很高,他们采用的20个位计算法就只是通过手指和脚趾,就能计算出庞大的数字体系。据说,0这个数字的概念也是他们最先应用的。



这金字塔一共有9层,与玛雅的宇宙观 (Universe outlook) 相呼应。他们相信人死后要经过9层地府才能升天,这与玛雅人必须爬9层金字塔才能到达顶端的神殿的意思是一样的。听导游说以前游客可以爬梯登上顶层的神殿参观,后来因为有游客从金字塔坠下,处于安全考量,自2006年起金字塔就被围起来,游客只可以远观而无法攻顶了。我觉得这也是对的,与此同时也可以保护古迹,以避免人为的破坏。



值得一提的是:金字塔每个面上的52块有雕刻图案的石板代表玛雅的52年轮回历法(Calendar round),玛雅人当52年为一个太阳纪,每当新轮回开始就要修建金字塔,即在原来的金字塔外面再加盖多一层。他们也认为每一个太阳纪的来临都会有灾难发生。至今,地球已经经历过4个太阳纪,而下一个太阳纪会是在今年的12月21日,也就是所谓的‘玛雅语言:2012世界末日’。2012年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站在金字塔的前面,若面向着神殿拍拍手,你就会听到声量蛮大的回音。有趣的是,那声音好似玛雅人心目中的圣鸟——凤尾绿咬鹃(Quetzal)的叫声。


video


导游也提到了昼夜平分点(Equinox),即太阳穿过天球赤道(Celestial Equator)的位置,刚好是昼夜平分,即白天和晚间一样长,各有12小时。这个现象一年会发生两次,在称为春分点(Vernal equinoctial point)的3月21日和称为秋分点(Autumnal equinoctial point)的9月23日。据说,在这两天当太阳光照到金字塔的时候,随着太阳的升落位置和光影转换,北面的阶梯会呈现犹如羽蛇状的波浪形阴影,玛雅人认为这是羽蛇神从天而降的奇观。





〈待续〉




Saturday, 8 September 2012

墨西哥行之梅里达

2011年10月21-29日

墨西哥位于北美洲南部,南接危地马拉(Guatemala)和伯利兹(Belize)。它是是美洲大陆上的一个文明古国,为印第安人古文化的中心之一。人们印象中的墨西哥都和阳光、仙人掌、热情的墨西哥人脱离不了关系。再者,那就是神秘的阿兹特克(Aztec)和玛雅文化(Mayan)。

梅里达(Merida)位于尤卡坦州(Yucatan)的西北部,是尤卡坦州的首府。原为玛雅古城蒂奥(Tiho),后来16世纪期间,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因当地的建筑与西班牙城市梅里达的罗马建筑风格相似而同名。由于这小城中的建筑物大多数以石灰岩和白漆筑造,所以也被称为‘白色城市’(the white city)。托学术会议的福,我有幸在这个美丽的小镇待上一个多星期。在包飞包吃包住的条件下,在出席会议的闲暇时间,自己一个人还寻访了邻近几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此行一边学习一边游玩,确实丰富了我的知识和视野,让我收获良多。

墨西哥最佳旅游季节为12月之翌年的3月,这段时间的气候比较温和。我在10月底到访,梅里达的气温如夏,每天都阳光普照,空气中的湿度比墨西哥城高,但不是酷暑,所以出外旅游还OK啦!记得当时逗留的最后两天,听闻龙卷风 (Hurricane Rina) 来袭,很多航班都可能停飞,差一点就回不了家。幸好气象台后来报告说龙卷风转移方向,转去东北部的古巴(Cuba)那边了。*Phew*

报导:http://www.businessweek.com/news/2011-10-26/hurricane-rina-churns-on-toward-mexico-s-yucatan-peninsula.html

我从格拉斯哥(Glasgow)起程,途经荷兰的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在墨西哥城(Mexico City)专机改搭KLM旗下的AeroMexico到梅里达国际机场 (Manuel Crescencio Rejón International Airport,IATA缩写为MID)。入境手续在墨西哥城飞机场的入境处办理,抵达的时候人山人海,那人龙真的很长。顺序是要先办理入境,接着去领行李,然后再到转机处登机到下一站。不管要飞往墨西哥境内的哪一个地方,都必须先在抵达墨西哥城的时候办理入境手续,然后领了行李再check-in下一个航班,非常耗时。当时的时间非常紧迫,我乘搭的那个飞往梅里达的航班是当天的最后一班机了,接不上的话就要等到第二天早上。可那进度真的很慢,等很久才办好一个访客的入境手续。看着那见头不见尾的人龙,心想天啊,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幸好从阿姆斯特丹飞来的途中,坐在我身旁的那个危地马拉人帮了我一个大忙。他以流利的墨西哥/西班牙语向入境厅的工作人员交待了我的情况,我才可以插队排在最前头,迅速地办理好我的入境手续后便直奔行李区和转机处。

飞机从墨西哥城飞往梅里达历时约两个多小时,抵达梅里达已接近午夜12点,步出飞机场就看到之前在网上预订的Airport shuttle小巴来接机,凑足人数后就开车,一般不会等很久。从机场到梅里达中心的车程大约30-40分钟,单程10美金。抵达住宿时已是凌晨1点多,途经市中心看到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还有很多人,心想这小镇也蛮热闹的。我当时下榻的是4星级酒店 Hyatt Regency Merida,主要是方便我出席学术会议(会场就在对面的大酒店里)。其实房租不贵,换算回英镑才30多镑一晚,UK有很多B&B起码也要50多磅一晚(包含英式早餐),难怪我老板说so cheap! 呵呵~

话说这个危地马拉人是一位律师,在墨西哥执业。本身喜欢背包旅行,巧的是他才刚刚从东南亚旅行回来,在新、马、泰、柬埔寨、廖国等地待了一段时间,再经欧洲返回墨西哥。由于他会说英语,所以我们在飞机上都可以沟通。因为彼此都喜欢旅行,话题总离不开旅游所见,一起分享心得还有所拍的照片,他还赠给我一张危地马拉的纸币留念。他也介绍了一些拉丁歌曲给我,飞机上除了聊天就是让我听他的ipod,非常友善的拉丁小伙子。我们也聊到南美洲文化、饮食,甚至舞曲等。他说大多数的南美洲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会跳舞。只要听到音乐,身子就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节奏摆动。而那个舞艺就好象以生俱来的,一直存在他们的血液里,他们就是为音乐而生。我开始还不以为意,直到参加学术会议的闭幕晚宴,我才能深深地体会到他所说的。

还记得当晚的压轴节目竟然是跳舞(这是我参加过这么多会议的首例,以往的都是很规矩的餐宴),那现场乐团弹奏的拉丁舞曲,那音律和节奏都非常有感染力,可以让你的身体跟着音乐不停地扭动,全场high翻天!甚至是教授级人物也会放下身段,跳进舞池一起舞动,现场气氛热情澎湃。我好爱看当地人跳舞,男的女的跳得都很好看。尤其是臀部,好会摇摆,还是很有美感的那种摆动哦!难道他们的美翘臀是这样练出来的?!嘿嘿~ 这里顺便提一下,当晚招待我们的除了是道地的美食,即尤卡坦菜肴(日后会介绍美食篇),还有不容错过的龙舌兰酒(Tequila),可以任意添加呢!这酒是墨西哥原生的酒品,喝法蛮特别。喝前在柠檬片撒点儿细盐,喝后舔吸一下撒过盐的柠檬片,那味道很特别,非常刺激!(后来才知道其实还有很多种喝法)但不敢喝太多,个人觉得酒性蛮强烈,饮后不久就会看到‘星星’。嘿嘿~ 其他饮料还包括属鸡尾酒的玛格丽特(Margarita)和从古巴流行开来的Mojito.


地图取自互联网


梅里达人以玛雅人居多,所以除了西班牙语,他们也说玛雅语。这里英文不是很普遍,除了那些比较多接触外国游客的行业会说英语外,大致上都是以西班牙语沟通。我的西班牙语是有限公司,还没来之前上网找了些日常用语恶补一下,来了后就可以派上用场。我每到一个新地方都喜欢搜寻道地的纪念品,个人喜欢到当地的市集去寻宝,而较少到纪念品店去购买。虽然那里的售货员通常都会说英语比较好沟通,但往往也因为多游客关顾的关系,价钱方面就比较高。这次来到梅里达也不例外,我向当地人打听市集的所在地后便乘搭公共巴士前往。除了蒙特霍大道(Paseo de Montejo), 这里的街道都是单方向的,并以数字来命名。连贯南北的是单数,东西的则是双数,非常好认,根本不用担心会迷路。


这里的公共巴士很频繁,每隔几分钟就可以看到一辆。有趣的是这里没有车站,只要你伸出手挥一挥,任何地方都可以载客。一趟车资6比索而已,不管距离远近。(注:1比索 = 马币24仙)上车后最好立即告诉司机哪里下车,到站的时候他就会停。这种主要由当地人乘搭的公共巴士司机多半都对英文一窍不通,只是会西班牙语。往市区方向就好办,因为有很多人会在市区下车,终点站也在市区附近。但回程就必须告诉司机哪里下车,我就说了一句“Hola, Hyatt hotel por favor”就可以了。还有,下车不要忘记向司机说声‘muchas gracias!’


从酒店拍摄的梅里达市景。看到照片右侧的单向街道吗?


梅里达的单向街道,房屋与街道的间隔其实不大

蒙特霍大道(Paseo de Montejo)—又被誉为尤卡坦的‘香舍丽榭大街(Champs-Elysees)’,这里有很多欧式的豪华别墅,与梅里达城里的一些平民屋形成强烈的对比。这里也很绿化,可以看到树荫成行。(注:蒙特霍(Montejo)是16世纪时期,西班牙统治者的名称,梅里达城里有街道和建筑物以他的名字命名。)


沿着蒙特霍大道往北走就会来到梅里达最具代表性的纪念碑之一(Monumentat Plaza de Bandera), 那巨型玛雅文化墙展示的就是不同时期的玛雅风貌。这纪念碑也成了交通圈,车子四面穿梭。因处于主要街道,交通非常繁忙,来往的车辆很多,我费了好长时间才成功越过马路跑到纪念碑看个清楚。(注:这里的驾驶盘是在左侧。)




这种马拉车叫calesas,是梅里达古时候最有利的交通工具。如今,乘坐马车观光成为了梅里达的旅游项目之一。一面坐着马车游梅里达殖民城,一面听着马蹄在石板路嘀嗒嘀嗒地响,别有一番滋味!


位于蒙特霍大道旁的人类学博物馆(Museo de Antropologia)值得参观!入门票46比索,早上8时至下午5时营业,星期一休息。


梅里达的历史中心(Centro Historico)






市中心的大广场 (Plaza Grande),四周可以看到西班牙殖民时期留下的建筑物。这里是当地居民休闲的好去处,可以在树下乘凉聊天。



面向大广场的粉红色建筑物就是市政大厅(Palacio Municipal),即尤卡坦州政府的办公处。


广场的游客咨询站,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会讲英语(拍照的时候,他刚好躲在一旁)。


大广场在夜幕降临之时,很多大排档开始营业,这里就更加热闹了!有时候也有舞蹈或歌唱表演,节目表可以上尤卡坦州的官方网站搜寻(http://www.yucatantoday.com/en/events)。


双塔顶天主教教堂 (Cathedral de San Ildefonso),为尤卡坦州最大的教堂(墨西哥人大多数信奉天主教),亦是北美州最古老的教堂。梅里达原来是一座玛雅古城,据说这座教堂就是16世纪时玛雅建筑拆毁后的石料筑造的。




夜间的双塔顶天主教教堂


广场市集——这里有很多售卖当地纪念品的摊位,主要做当地人的生意,所以价钱都比较公道/便宜,唯一不便处就是必须要以西班牙语交谈。


买给女儿的裙子—这是用我‘半咸不淡’的西班牙语,成功在市集杀价的战利品。Made in Mexico!


当地民房的万圣节装饰



对梅里达的感想:觉得这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城市,除了传承玛雅文化,也深受西班牙殖民者的影响。整个城市很干净,梅里达人很热情。看到夜间有很多女生单独在外头(我是其中一个),想必当地的治安应该还不错。梅里达确实是墨西哥最平静的城市,难怪梅里达于2011年被联合国评为‘和平之城’(City of Peace)。


贴心贴士:

1. 大马人需要签证入境,必须拿护照到墨西哥领事馆盖个印章 (Consular stamp) ,这个是完全免费的,有效期为90天,可多次入境。若超过90天就要申请签证(visa),费用为36美金。详情请参阅外交部主页:http://www.kln.gov.my

2. 在梅里达机场和市中心有往返的穿梭运行小巴,可以在这些网站预购。http://travel-yucatan.com/yucatan-transfers.htmlhttp://www.expedia.com。白天也有公共巴士,晚间就没有了。亦可以乘搭德士,上车前记得先说好价钱。可以用墨西哥比索(Peso)或美金付费,记得事先要说明,以免引起误会。

3. 有梅里达市区除了可以乘搭当地的公共巴士外(除了步行,这是最便宜的消费),也可以选择穿梭于主要景点的双层旅游巴士Turibus,有提供耳机讲解。一日车票为120比索,从早上8时半至晚间10点正,搭客可以上下自如。更多详情,请参考www.turibus.com.mx

4. 墨西哥和美国一样有给小费的习惯,若对服务满意(餐厅或德士)可以给10-15%的小费。

5. 关于尤卡坦州的一切讯息,个人觉得资料比较完整的是www.yukatantoday.com/en/homepage(英文版)

6. 算墨西哥的梅里达在内,世界上一共有4个同名的梅里达。除了西班牙,菲律宾和委内瑞拉(Venezuela)各有一个。若有兴趣前往,订购机票时要注意哦!



梅里达是探索玛雅古文化遗址的胜地,下一篇将介绍玛雅探秘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