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May 2008

我的故事 (三)

后来,我住的那个Taman要办新国民型中学。因为住址的关系,我接到教育局的来函通知 — 我被分配到这间新国中就读。但又由于当时新教舍还没建好,我们这群转校生只好‘暂时’寄读在别的学校。这‘暂时’其实一点都不短,寄人篱下的日子前后共两年。初二那年是寄读在我初一时读的国中,读下午班。这国中离我家蛮远,当时我是搭校车,还要徒步爬一小段山坡路才能到学校。中午烈日当空,背着沉重的书包爬山坡,还挺累人的!每每抵达教室,已经满头大汗,汗流浃背了。傍晚放学的时候就轻松多了,可以连人带滚下坡,省时又省力。嘿嘿!

初三那年再次搬迁,这一次是搬到我Taman的一间国民型小学,依然读下午班。由于离家不远,那一年我都是骑着脚踏车上学的。一直以来,我渴望拥有一辆mountain bike。因为初一的佳绩,父母终于答应买辆给我,让我乐得很!我那辆登山铁马的前面有条横杆,应该是比较适合男生骑的那类型。但我就是觉得它酷酷的,骑上去看起来会很帅气,也顾不了穿上校裙踩是否会走光 (我承认我是比较tomboy,以前是。。现在也是)。实际上,根本不用担心会走光啦,因为我有短裤打底嘛!

寄读在那小学的感觉怪怪的,桌子椅子好像都比较小号,不适合体型较大的中学生。尺码不对,感觉上好像置身处于小人国。再看着布告栏上张贴的图画和笔迹,还有教室里的布置,好不‘中学’哦!怎么说,我们也不能喧宾夺主,不可以擅自挪开他们的东西,所以也只好委屈求全。这就是‘寄人篱下’的无奈 ~

我的那一批可以算是‘开校元勋’,全校学生我们最大。初二时已经最大,初三时亦是第一批SRP/PMR的应届考生。说好听,我们是‘先锋部队’。实际上,就是一堆被摆放在实验台上的白老鼠。当时,很多家长都戴着怀疑的眼光看待这事儿。他们很关心这间学校的状况,更担心我们的学习进展,师资是否足够等问题。当然,我的父母也不例外。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有想过为我办转校,转到附近的其它中学。但后来,他们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们一致认为:学校环境和师资固然重要,但真正能决定一个学生的学术表现,其实就是学生本身。若那个学生能洁身自爱,即使在恶劣的学习环境,依然能‘出淤泥而不染’。只要他/她能自动自发,不完全依赖老师们的填鸭式教育,还是可以慢慢地自修成才。他们希望我能接受这个考验,想看看我是如何面对新挑战。

我很感谢我的父母肯冒这个险,没有帮我办转校。我更感激他们对我抱有信心,让我能自由发挥,而那两年我真的过得很充实。我很幸运,新学校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糟。师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庆幸的是老师大多数是好的,校长更是一个好人。其中一位老师,即我的数学老师,也是我西洋棋学会的导师,至今依然与我保持联络。我结婚的时候,他和他的妻子还是座上客呢!

《待续》

17 comments:

Maxine said...

Seriously, Ange, I think u r a genius!! Such a shame that our country didnt appreciate ppl like u!" Brain drain" phenomenon, isnt it? All the smart brains are servin' in other countries but Msia!!!

A级女人 said...

我想我们好像是同年的咧,因为我也是第一届PMR生。我的mountain bike是第一年打工后自己买的虽然求学时就已经很想有辆mountain bike。不过也只骑过那两三次因为被一个乌龟王八蛋跟踪非礼!不知他得到报應没?!

veronica said...

妳的中学生涯可说是‘颠沛流离’worrr。。。。看来,我比妳们年轻(我忘了我是第几届的PMR考生,哈哈哈)

思斌 said...

我应该是第四届的PMR生。。。

SockPeng said...

哈哈!!我好像是新校舍的第四届的应届考生,不过不是你的学校。

Vincent Cho said...

说起来有点惭愧…我们都没有与中学的老师联络了~

花罗汉 said...

哇哈哈,我离你们好远,我是SRP生。

小河 said...

咿...原来你结婚啦!你的部落好像没有另一半的照片哦!

邓秀茵 said...

我也怀念我的学校……

feiyifan said...

怎么你们都那么年轻啊?好像我最老???

Fishyho said...

我以前也渴望有一辆脚车,我用UPSR奖励金买的,好有满足感^^

可以和老师到现在都保持那么好的关系,真好:-)

tunadolphi said...

maxine: Thanks for your compliment, but I don't think I am a genius (My IQ not that high leh..hehe). Yeah, brain drain is very common in our country..but what to do? *sigh*

A级女人:哎哟,透露了我的年龄?嘿嘿!可能我的表达能力有限,我是说:我是该校创校后第一批应届考生啦!嗯。。用自己的钱买自己要的东西,很有满足感!好样的!

veronica:是啰,中学前前后后共转了4间学校(下一篇会提到第4间中学)。每次跟别人提起此事,他们都会很惊讶:哇,4间?!别误会,我不是问题学生。呵呵~

思斌:学弟,你好啊!:P

sockpeng:如果是我的学校,你有可能认识我哦!:P

vincent: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至今,我还与我的小学、中学和大学老师联络,只差没有幼儿园的。。嘿嘿~

花罗汉:其实也不远啦!年龄不是问题,最重要是心态。。心不老,青春永驻!:D

小河:嗯。。结婚不是很久。迟些时候,会把照片上载。

邓秀荫:我也是很怀念,尤其是小学。。。最开心!

feiyifan:我们不是很年轻,你也不是很老啦!若你最老,你可以成为我们的大姐大啰!

fishyho:对,确实有满足感!我后来也用自己赚的钱,买了生平最昂贵的‘东西’,很让我沾沾自喜,迟些时候会告诉你。;)

dolphine said...

原来以为人妻子!

我以为你还是单身的叻。

baikaishui said...

我也好像是很老了也!
哇,还与小学、中学和大学老师联络!那些老师有你这位学生真好!

杰.Keat said...

我还以为你大我几岁而已哦~~@@ 佩服。当年我的中学也是挺新的,但忘了是第几届的毕业生lu。。。

夏浪 said...

妈呀,我是SRP的!

Maxine,
你说的对极了!外国真的很多卧虎藏龙着的马来西亚人。

tunadolphi said...

dolphine:是的,已为人妻-- 一个很会到处乱跑,整天让丈夫头疼的妻子。呵呵。。。

baikaishui:我有他们这些好老师也感到幸运啊!我觉得能做师生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杰keat:其实也没大你很多啦~ 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嘛!(自我安慰)嘿嘿!

夏浪:你就是其中一只卧虎/藏龙呀!